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扇面2014年能否继续领跑小众收藏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04:33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唐寅 江亭谈古

在书画收藏界,一贯以来有“一手卷、二册页、三中堂、四条屏、五楹联、六扇面”的收藏准则,这让扇面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出现在艺术市场中。不过,这个规则在近几年悄然发生着变化,扇面收藏开始跳出原先的局限。随着各大拍卖行的精心组织,不断以专场出现的扇面拍卖,也在这两年不断地刷新着拍卖纪录。

收藏界有言,“一尺扇面三尺画”。在扇面市场,在近两年更是表现为“不以尺寸论英雄”。去年,嘉德、保利、翰海、匡时、西泠印社等南北拍卖行都专门设置了扇面专场,无论是成交结果还是成交率都没让人失望。在最多亮点的保利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中,72件拍品百分百成交,总成交额达到9087万元,其中明代唐寅的《江亭谈古》以1150万元刷新了扇面的拍卖纪录,也是扇面首次破千万成交。

小扇面的大行情在2013年被全面引爆之后,匡时等多家拍卖行已为2014年的扇面拍卖再次做好了准备。2013年破千万成交的记录能否在2014年拉动整个扇面市场?“半为风雅半为金”的扇面2014年能否再继续领跑“小众收藏”?

高性价比的藏品

扇面专场的高人气、高成交率和高回报率似乎从二十年前的第一场专拍就开始了。1994年,中国嘉德的秋拍首次推出扇面专场,当年,219件拍品的成交率就已达到90%以上,总成交额大约543万元,并有不少拍品以高出估价一至两倍成交。第二年,北京翰海在春拍推出扇面专场,上拍的316件拍品成交率更是高达98%。

吴同利,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他的另一个身份便是扇面藏家。几乎与首场专拍同时,吴同利进入扇面市场,“二十年前,基于自己的爱好,也是因为画画,喜欢画扇面,于是扇面和成扇一直是我收藏的重点。当时普通的扇面通常才两、三千元,像齐白石等名家的精品才小几万,现在最普通的扇面至少也要七、八千。”

谈起这二十年的市场行情,吴同利觉得扇面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稳定,“在稳定中跟着市场走势增长,这二十年间有非典,有金融危机,无论书画市场起伏如何,扇面一直特别稳定,不然跌下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大量买进了。”而见证这二十年的市场,吴同利认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市面上看到的好东西越来越少,拍场中的人却越来越多,普通的东西价格越来越高。

对于近几年来扇面市场突然破千万的“不稳定”上涨,吴同利并不觉得奇怪。“扇面很少受大市场的影响,买扇面的人更大部分是出于爱好,而非投资,所以常年以来扇面的基础市场存在,而且很扎实。本身扇面量就少,现在买的人越来越多,在这两年的市场中,大家的选择都偏向精、雅的东西,扇面精雅且形式、品种丰富,再加上目前的市场让大家觉得小的雅玩是最安全的投资。”

市场人士更愿意直接的道出个中缘由,一位拍卖行人士告诉;因为书画越来越贵,好的东西又少,而且假的多,扇面是小品,又有名家画和字,再与制作精良的扇骨三合一,做假难。所以扇面是既有艺术价值又不那么贵的投资收藏品,说白了就是性价比高。”

“千万成交”拉动市场

扇面真正的广泛流行可以追溯到宋代,多为文人之间抒情达意、互相馈赠之用,明代之前扇面都为团扇,明代之后才开始有折扇。存字和画的扇子,保持原样叫成扇,但因为年代久远的成扇难以保存,容易破损且很难修复,后人为便于收藏而装裱成册页即称为扇面。

吴同利告诉;扇面绘画的鼎盛时期应该是两宋,民国时期又是一个高峰,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大部分都是晚清民国为主,宋代的扇面相当少,博物馆中也少见,而成扇到康熙时期的都几乎很难看到。”

所以在2013年保利的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中,作为扇面市场硬通货的唐寅作品破千万成交在行家看来并不奇怪。收藏家刘锡荣也看到了这一点,他分析道:“在市场货源有限的情况下,大家开始在古代书画中寻找新的投资品种,所以这个价格也是受古代书画潮流的影响,而古代书画的辨伪和品质对买家的要求太高,因而唐寅的扇面能上千万也不奇怪。”刘锡荣认为,即便是个案,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投资取向,会对今年的扇面拍卖市场起到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古代扇面。

吴同利也认同古代名人的扇面价格是不会低的,但是他强调,扇面是雅玩,它的行情更独立,受影响的原因很多。吴同利举例说:“去年春拍嘉德有个海派特别小的扇面,画的是观音在水波上的站像,我们当时都以为是三、五万成交,但最后拍出了三十万元,这里面原因就很多了,比如这是名人相赠的等等。”扇面一直被当作雅玩看待,基本上是文人雅士之间用于交流的相互馈赠物,很少有作画用于自己留存的。

吴同利还特意指出:“去年下半年香港有一个很小的拍卖公司的扇面拍卖,其中有个张大千的小件,我们都以为最多一两百万,最后拍了360万左右,所以扇面和绘画的差距在于,不是以尺寸来定价的,张大千不到一平尺的扇面也能卖这个价格。”

与此同时,吴同利也看好2014年的扇面市场,特别是宋、明时期的作品,“基于市场的稀缺性,晚清民国的扇面能拿100件出来,宋代和明代的只能拿出十几件。”

刘锡荣认为在高价藏品少的环境下,大量剩余资金会寻找另外的、安全的品种,这种需求从近两年开始变得愈发明显。“扇面这种小型的艺术品符合市场目前的需求,风险好控制,以前张大千、齐白石的都是几万,现今都是几百万,好的年代、有历史遗存的、名人传承的扇面还是会有人买。另外,扇面以前是小品,大多为爱好者收藏,没被当作投资品种,现在市场有意让它成为另一门类。”

要“名人”更要精品

2008 年,中国嘉德拍出了全年内地成交额最高的张大千《红叶猿戏图》扇面, 成交金额为123.2万元,2008年中国内地扇面成交前十名作品均价为63.648万元。2009年,中国嘉德拍出了全年内地成交额最高的王原祁,癸未作,《仿王蒙山水》扇面,成交金额117.6万元,2009年中国内地扇面成交前十名作品均价为78.512万元,同比去年平均成交价增长23.35%。

2010年,北京九歌拍出了全年内地成交额最高的钱维城 《水》扇面,成交金额为672万元,2010年中国内地扇面成交前十名作品均价为244.998万元,同比去年平均成交价增长212.05%。

在扇面的强势劲头背后,不难发现,带动整个扇面市场走高的还是名家精品。2012年春拍,紧跟唐寅其后的便是仇英的《孤舟垂纶》扇面,最终以690万成交、傅山的《行书记事廿四韵》以529万元成交被拍出,其另一件作品《秋林高逸》也以494.5万元易主;文徵明的《凭江追远》则以517万元成交。

名人的号召力被看作导航仪,但熟知美术史且具备火眼金睛的藏家都知道,这并不能是选择时的唯一标准。这不但因为同一艺术家不同创作时期作品风格不一,更与作品是艺术家在何种情境下完成有关,有应酬之作,也有临摹前人之作。

吴同利的收藏心得是:“对年代的要求自然是越早越好。另外要对画风有系统性的认识,虽然名人还是那些书画名人,但因为扇面尺寸小,作画难,这更注重个人的画风。而画家的精品是具有最顽强的生命力。因此投资一定要选艺术家的创造之作。如果接触不到一线名家,退而求其次选二线时,更要注重精品之作,要选艺术家顶峰时期的作品,技艺娴熟、具有个人代表性的作品。”

刘锡荣直言:“我现在更看好清中期以前、明代的那些文人扇面画,那些东西才是大量资本涌入的对象。民国的扇面多为小品,清中期之前文人之间的雅集比较多,后来他们之间的交流和聚集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变味了,所有后来留下来的作品也功力居多,上品很少。好的艺术品一定是诞生在国家相对昌盛、有钱有地位的文人能静下心来做学问、来创造的时候。”

木炭烧烤炉

重铠装光缆货源

塑料吊顶板

货梯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