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慈禧和光绪避难途中发生了哪些记入史册的大事

发布时间:2021-02-01 11:04:50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慈禧和光绪避难途中发生了哪些记入史册的大事?

1900年,八国联军向我国发动侵略战争,8月14日攻进北京。15日,慈禧挟光绪仓皇西逃,狼狈不堪。途经怀来县时,因知县吴永“接驾”有功,一夜之间竟连升三级(从七品升至四品),成为清王朝统治史上又一丑闻。同年10月19日,慈禧、光绪等人西逃入陕境,又给陕西人民带来了许多灾难。

这时的陕西,正逢历史上罕见的旱、蝗大灾,受灾面积达60多州县。当时陕西人口约800万,饥民竟超过300万。“赤地千里,饿殍载道”,①有的地方竟有出卖人肉者。然而,慈禧却根本不顾陕西人民死活,仍然大摆昔日威风,从潼关到西安,凡其所过之处,一律清水洒街、黄土铺路。所住房子均要张灯结彩,门、壁、顶棚,全部用黄色绸缎装饰。每顿饭食,筵席常达数百桌,致使所过州、县,所搭的临时厨房即占半条街。

慈禧每到一地前,先派太监检查“接驾”的准备情况,有功者赏,不周到者处罚。这些检查的宦官内侍,每到一地,见酒席则尽情吃喝,见文物、古玩则随意攫取。筹办官吏唯恐大祸临头,只好屈意奉承。待这些宦官离去后,地方官往往又得兴师动众,重新办理。慈禧一行到华州(华县)前,“官绅筹备,目不交睫者数十日,张灯结彩,备极豪华。”

②其它州县亦大抵如此,例如华阴知县估计慈禧可能过境时要上华山,特地为慈禧、光绪赶制“御床”两张,放置在华山中峰。床架用檀木精雕而成,床项和四周均用玻璃镶成双层空心形状,内注清水,并放养金鱼和水草,造价甚高。但慈禧过华山时,却嫌山路险峰而不愿登临。结果,这两张耗费了大量钱财的“御床”并未用上。慈禧尚在河南境内时,陕西的官吏就大肆张扬,动用大批劳动力为迎接慈禧一行作准备。贫苦百姓只好每天带上黑豆、油渣、麸皮作为口粮去服劳役。监督的官吏稍不如意,即对服役者鞭打绳栓,随意处罚。被强征去拉“皇差”的车辆,还常被无故扣留。如上的兴师动众“接驾”,闹得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

10月26日,慈禧一行到西安。这一天正巧下雨,但当局仍强令群众跪在雨中“接驾”。饥寒交迫的群众只得服从,就连当时正在西安府中学堂读书的于右任也被迫与老师跪在雨中一个多小时。

慈禧在西安所住的“行宫”,更是大费周折。陕西当局先打算把有数百间房屋的北院巡抚衙门作为行宫,乃大兴土木,进行整修,北邻的陕西中学堂亦被占用,迫使学校停办。为修北院行宫及其它宫廷官员住所,截止慈禧入陕,已用银子近5万两。

慈禧一行入陕后,又因赶修不及,急忙把原陕甘总督衙门(即今南院、市委机关驻地。此时总督衙门迁往兰州)作为临时行宫,用红油漆将门、柱油刷一新,牌坊均画以云龙。但慈禧一行到西安后,却嫌房屋太少不愿进住,仍住在北院巡抚衙门。护理陕西巡抚端方为迎接慈禧等人,专门设立支应局办理“皇差”,不到一月时间,就用去白银29万余两。这些劳民伤财的行动引起广大人民群众强烈不满。

辛亥革命时著名的革命党人于右任当时正在陕西中学堂读书,对慈禧祸国殃民的行径非常愤恨,竟写信给当时的陕西巡抚岑春煊,请其杀死慈禧,重新实行百日维新时的“新政”。信尚未发出,被同学王炳灵苦劝而作罢。③于右任的行动虽然幼稚,但的确反映了当时广大群众强烈不满的心声。

慈禧在西安的生活亦很奢侈。“御膳房”设荤局、素局、饭局、菜局、粥局、茶局、酪局、点心局等多种,每局厨司多者有十数人。餐前必先由太监呈上菜单一百余种由慈禧点菜。慈禧要喝牛奶,当时西安尚无奶牛,陕西当局急购有奶黄牛六七头,专供她喝奶用。

1901年夏,陕西又逢大旱,异常炎热。慈禧嫌热,地方官又索肠刮肚,弄到几个绿色琉璃大缸送到慈禧住处,每日派人换水,为慈禧房中降温。慈禧每天要喝冰镇酸梅汤,但炎夏的西安根本找不到冰,地方官又强令派人每日赴距西安百余里外的太白山拉冰,供“御膳房”使用。慈禧一人在陕西住的前8个月就花去白银12万两,可买小麦280万斤(按当时市价)。就这样惊人的花费,慈禧还不满意,竟说:“自来在京膳费,何止数倍,今可谓省用。”

④慈禧在宫中饱食终日,或听戏、听说书、看杂耍消磨时光,或以金球、元宝赌博取乐,或以写字作画消遣。当年跟随慈禧到西安的岳超在回忆录中写道:“慈禧年愈花甲,自京至陕辗转数千里,颠沛劳顿,终未见风尘之色。”⑤其养尊处优的生活可见一斑。

身为皇帝的光绪在慈禧的淫威之下,完全是一个傀儡。从百日维新失败后,慈禧一直对光绪防范甚严,在其周围密布爪牙。光绪的一言一行,慈禧均能迅速知道。据岳超回忆,光绪到西安后,容颜憔悴,时常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从未见其片刻开朗或偶一强作欢笑,总是谨言慎行,唯恐大祸随时及身⑥。召见臣下议事时,光绪呆坐在龙椅上,形若木鸡,一言不发。只有慈禧问他时才哼上几声,不过例行公事而已,一切事情全由慈禧决定⑦。

慈禧在西安时,生活花费如此之大,却假惺惺地下令说,国家蒙难,一切均应从俭。她衣着外面穿布衣,里面却多穿绸缎。上行下效,许多官僚亦如此。

慈禧在西安为了搜刮到更多的钱财,公开卖官鬻爵。潼关一大财主想买一道员,慈禧明码标价,认为至少需白银万两。城固巨富寡妇衡张氏,为了和嗣子衡长绪争夺家产而寻靠山,出银一万两求见慈禧,即买得“二品夫人”头衔。慈禧如此,下面的官宦亦效仿,于是贪污舞弊、敲诈勒索之事层出不穷。

太监头子李莲英最得慈禧欢心,权势很大。不仅慈禧卖官之事多经其手,就是各地臣僚向慈禧供奉礼品时,也必须同时备厚礼贿赂李莲英,否则不予上报。后来慈禧离西安时搬运的财物中,李莲英的财物竟超过慈禧所得财物的一半。宫中的其他太监,也是事事须收贿赂,仅每天供慈禧吃燕菜一项,就须加“宫门费”三百两白银,否则不收。

如果慈禧吃不上燕菜,承办官员就有被杀头的危险。太监出外买东西,向不给钱,致使行宫附近的商人非常害怕,叫苦不迭。太监如此,其他官僚亦不例外,总兵陈泽霖侵吞巨额军饷,军机大臣荣禄欲查处严办,陈给荣禄贿银四万两,绸缎四箱,荣禄即准其将此项军饷作为“前放遗失”予以报销。那些所谓“两侍卫兵”及各地来陕的“勤王之师”,亦常到处抢劫掳掠,无恶不作,百姓视其犹如虎狼。就连慈禧逃离北京时拉车的牛,也被称为“恩牛”,披红挂彩,在大街上任意横冲直闯,顶翻货摊,撞伤行人,无人敢阻档。

宫廷过奢侈生活的同时,连续大旱三年之后的西安城里却“民多菜色”、“饿殍载道”,⑧走投无路的饥民于1900年12月某日把军机大臣荣禄围住,要求救济。直到一个下属唐承烈赶来自称是粮道,此事由他解决,方使荣禄逃脱。慈禧恐激起民变,只好下令开设粥场。慈禧在西安期间,奕劻与李鸿章作为清廷全权代表,与外国侵略者在北京谈判。外国代表提出要严惩“首祸诸臣”的要求,慈禧遂下令庄亲王载勋、左都御史英年自尽。军机大臣赵舒翘,因多次支持慈禧的重大决策,深为慈禧信赖。

1900年夏,京畿义和团与清军及帝国主义者发生冲突,慈禧命赵舒翘赴保定查看。赵舒翘对义和团的行动并不赞成,对利用义和团反对外国人亦有看法。但由于他受过力主利用义和团的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的提挈援引,二人关系密切,以致时有“刚赵”之称。特别是当时慈禧主张利用义和团,赵舒翘不敢违抗慈禧旨意,只能密奏慈禧。所以,当时诸大臣及外国代表均把赵舒翘作为“纵拳”的祸首之一,要求严办。慈禧起初也打算保住赵舒翘,仅给其以革职留任处分,并电令中方代表据理力争。但外国代表态度强硬,并以武力相威胁。清廷害怕,遂对赵舒翘的定罪一再加码。直至定为“斩立决”。消息传出后,由于赵舒翘是长安人,且一向廉洁干练,官声颇好。

西安城内许多人为赵请命,聚集达数万人。慈禧等人为平民愤,又下令赵舒翘自尽。1901年2月24日,赵舒翘书绝命诗二首,其中有“生死由天原不计,满目哭送却伤神⑨”之句,颇为悲怆。赵自尽时,因身体强健,吞金,未死。喝鸦片与砒霜,仍未死,一直从午后的1时折腾至深夜11时,尚未咽气。监刑人岑春煊再三逼促,言辞极为凌厉。赵舒翘家人迫不得已“乃以绵纸遍糊七窍,灌以烧酒而闷煞之。屡绝屡苏,反复数次而后毕命。⑩”赵舒翘死时年仅53岁,其妻亦同日自尽。赵舒翘一向对慈禧忠心耿耿,但慈禧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向外国侵略者卑躬屈节,却把责任均推给赵舒翘等人,反责怪赵等“误国”,“死有余辜⑾”,其阴险毒辣的手段,昭然若揭。慈禧等人在陕西期间,皇差共耗费白银190多万两。1901年10月6日慈禧带着3000辆大车财物,坐着八抬大轿,在大批武装的保护下,耀武扬威地离开西安,所摆的场面较入陕时更甚。“沿途千官车马、万乘旌旗,气象极为严肃,较来时光景,当然大不相同。⑿”但据当事人回忆,“除省城内趋炎附势之士绅紧张周旋外,一般人民则毫无表示。⒀”在当时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没有任何政治自由的情况下,面对清王朝的最高统治者,这种极端的冷漠不仅是无声的强烈抗议,而且也是惊雷轰鸣前所持有的沉默。

①《续修陕西省通志稿》卷三十四。②《重修华县志》。③于右任:《我的青年时期》。④《陕巡大事记本末》。⑤、⑥岳超:《庚子~辛丑随鉴纪实》。⑦刘永端:《慈禧与光绪西安逃难见闻》。⑧岳超:《庚子~辛丑随鉴纪实》。⑨《慎斋别集》卷四。⑩、⑾、⑿吴永:《庚子西狩谈丛》。⒀岳超:《庚子~辛丑随鉴纪实》。

固始工业设计

上海产品设计

屯昌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