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许霆称借ATM故障取17万是透支银行将其变盗窃

发布时间:2020-03-26 14:46:50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南都讯 因ATM机故障获取17.5万元人民币,以盗窃罪一审(2007年)被判无期、二审(2008年)改判5年的许霆曾引起广泛争议。近日,已假释期满的许霆,再向广东省高院提起申诉,请求对“许霆案”重审,撤销当初的刑事裁定。

代理律师:“他有错,但并非有罪”

“他有错,但并非有罪”,许霆的代理律师黄智鑫表示,与此前认定的盗窃罪不同,许霆应该被认定为“不当得利”,由银行追索其不当得利金额。

按照此前的刑事裁定书,许霆成功取款共计17.5万元,银行卡账上共计被划扣175元。除去首次取款的1000元(不具备犯罪意图),法庭裁定许霆非法占有银行资金173826元,为盗窃罪。

本次提起申诉,许霆和其代理律师黄智鑫把焦点放在当年取款获得的银行账单上。“取1000元扣账1元是个错误的记录,应该修正这一账单凭证,而不是把错误的账单作为认定盗窃数额的证据”,黄智鑫说,法院不能依据未经差错处理的账单,计算出“盗窃金额”。

“许霆案毕竟已是个公共事件,银行、司法考试都在讨论,我希望让大家有更清楚、更透彻的认识”,昨日,许霆说,提请重审并不是为自己“要结果”,“委屈也有,都过去了。要面对现实,走向未来,从里头学习,做一些有益的事”。

法律人士:接受申诉“几乎不可能”

许霆案申诉成功几率有多大?南都记者从法律人士处获悉,对许霆的申诉,省高院还要进行审查,然后决定是否接受。

“这个案子申诉几率太小了”,一名法律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来看,许霆申诉材料并没有新证据,代理律师作出的论据及证据,都是此前法院审理过的焦点,概括起来,还是围绕此案是否应被视为民事纠纷来定案。“这个老话题了,最高院已经给过明确认定。”该法律人士认为,省高院接受申诉请求几率很低,“几乎不可能”。

记者获悉,已步入而立之年的许霆结了婚。他在山西临汾汾西县一个朋友的石料厂找到一份工作,把石料从汾西拉到霍州,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过着平静的生活。

业界声音

“最高院已定性为盗窃,应该尊重”

时隔多年,对于许霆案是民事纠纷还是刑事犯罪的争论仍旧未休。“许霆案当年是我最先发起研讨的”,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介绍,当年他的观点就很明确,许霆利用柜员机出错而恶意取款的行为不能定性为盗窃,其实质是“在交易过程中一方利用对方的错误而恶意交易”,属无效或可撤销的民事行为。

但徐松林并不赞同许霆的申诉。“许霆利用柜员机出错而重复取款,其行为是有恶意的、应当受到谴责的行为。该案当年经最高院核准,已成为一个判例。即最高法院已将利用柜员机出错而重复多次恶意取款的行为定性为盗窃。对此定性,全社会应该尊重”。

链接英国

A T M机多吐钱 顾客不用还

据英国媒体2012年报道,汇丰银行在英国汉普郡利明顿附近一小镇设置的一台ATM机发生故障,吐出双倍现金,闻讯赶来的人在ATM机前排起了长队,有的人甚至取走了数千英镑,在故障时间里共有200名顾客取走现金。故障时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但汇丰银行表示,他们不会追讨多支付的钱,因为出错的是银行,顾客不必为此负责。

对话

“这是一起透支事故,银行却把它变成盗窃案”

为何5年后才申诉?对案件有了新认识:透支不是盗窃

南都:为何会在5年后,提出申请案件再审?

许霆:假释期间不能申诉,去年5月21号左右开始有这个想法,决定申诉是在今年春节后。

2011年假释回来,心里想,(我)肯定不是犯罪,迟早要申诉的。在家里就回想细节,也看了很多法律条文,来重新解读事实。

南都:对案件有什么新的认识?

许霆:一个细节是,柜员机是如何出错的。我向银行提出取1000元的账,不能记我1元的账,应该记为1000元。

这是一个透支事故,银行却把它变成了盗窃案。

南都:你现在把案件称为“透支事故”?

许霆:对。我的卡确实不具备透支功能,但能不能透支,是银行说了算。如果当时记账是1000元,我就是透支。因为我在柜员机上向银行提出的是取1000元的申请,没有提出取1元的申请。

南都:你觉得这有别于盗窃?

许霆:透支不是盗窃。某种程度上,取款是盗窃的反义词。在取款过程中,我只有一个行为,就是提出取款申请。

申请10 0 0元,记的不是10 0 0元,必须更正。

为何5年前不申诉?以前没想那么细,有些细节要去抠

南都:5年前,你为何没有以此作出申诉?

许霆:以前只知道不是犯罪,没有想得那么细。银行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把数记错,导致性质变了,才把储户送进了监狱。取1万记1万,取1块记1块。银行可以发追款书来追,但不能说这笔钱被偷了。记错了不要紧,但必须改过来。

南都:但你当时连续取了175次,怎么说明没有占有的恶意?

许霆:(激动)如果有恶意,我就不会走路回家,不会不逃跑,也不会把钱给家里。摄像头也拍到我的表情,有证据证明我没有恶意。

南都:有人觉得,你就是面对诱惑,没有把握好。

许霆:说没有处理好诱惑也是对的,但一开始不是诱惑。我并不知道会取出多少钱。当取出几十万的时候,就是诱惑。侥幸心理是后来有的,回到住的地方,有人劝我,先别主动退。但取钱时还是觉得取出来,明天还给他就好了。这些心理的变化、细节都要去抠。

南都:如果法院同意你的再审申请,你觉得改判无罪的可能性有多大?

许霆:可能性取决于(广东)高院。我觉得如果得到受理,宣判无罪还是很可能的。

●现状

已步入而立之年的许霆结了婚。在山西临汾一个朋友的石料厂找到一份工,月收入2000多元。

●他说

提请重审并不是为自己“要结果”,委屈也有,都过去了。要面对现实,走向未来,从里头学习,做一些有益的事。

统筹:南都记者 黄怡

采写:南都记者 黄怡 任先博 刘倩 陈竹沁

常吃避孕药避孕易带来这五个危害

龟头炎是怎么回事

成都前列腺医院男性为何会患有前列腺炎